主题: 七旬老太忽悠亲友两百万后“玩失踪”

  • 城市快讯
楼主回复
  • 阅读:377
  • 回复:0
  • 发表于:2015-1-4 14:46:53
  1. 楼主
  2. 倒序看帖
  3. 只看该作者
马上注册,结交更多好友,享用更多功能,让你轻松玩转抚州社区。

立即注册。已有帐号? 登录或使用QQ登录微信登录新浪微博登录


     晚报讯 2014年12月17日,市民付女士满怀着感激和期待拨打“干娘”谢某的电话,当听到关机的提示语后,一丝不安袭上了她的心头。几日后,付女士登门寻找谢某,让她惊讶的是,很多人都在找谢某。谢某似乎人间蒸发,留下了诸多谜团。

“乐于助人”的谢老太

     此前,付女士一直称71岁的谢某为“干娘”。

     昨日上午,付女士向记者介绍了她与谢某相识的过程。2014年4月,她与谢某结识,谢某给她的第一印象是“很热心”,才刚刚认识,谢某便主动认付女士为干女儿。在一番闲聊中,付女士说出了生活中的烦恼:儿子找了一个女朋友,可是没有新房,而且儿子还没有固定工作。

     谢某立即自称有门路,这些问题她都能够帮忙解决,不但可以以十分低廉的价格买到优质特惠房,而且还能把付女士的儿子介绍到烟草公司或交通局上班。付女士觉得自己遇到了贵人,于是马上张口喊“干娘”。此后,付女士东拼西凑共给付了谢某7.1万元费用。

     2014年12月16日天一亮,付女士与谢某在电话中约定,12月20日去领取新房钥匙。次日,付女士打电话想问候谢女士,但对方手机关机。付女士有一些担心,但转念一想,可能谢某的手机没电了,或者有事出远门了。此后几天里,谢某的电话一直都无法打通。12月19日,再也按捺不住的付女士前往谢某位于市区大公路附近的家中寻找。谢某不在家,谢某的爱人周先生称“她跑了”。话音刚落,患有心脏病的付女士登时晕倒在地。

     现在想来,付女士觉得谢某对自己套近乎的举动,就是为了骗钱。

20多名亲友被忽悠

     付女士发现,像自己这样被谢某骗了的受害人有很多。2014年12月25日,这些受害人相约前往临川公安分局刑侦大队报案。据不完全统计,被谢某骗过的受害人共20多人,受害人几乎都是与谢某相识的亲友,涉案金额总计200万余元,最多的有34万,少则数千元。

     “我一把年纪,骗钱有什么用,难道还带到棺材里去?”多名受害人称,谢某都跟他们讲过这句令人信服的话。在受害人冯女士看来,这么多人受骗,是因为大家都觉得谢某没有必要骗钱。绝大多数受害人都与谢某关系熟络,对谢某的家庭状况也算得上知根知底,因为,谢某的爱人是一单位退休干部,子女们也都很有出息,吃穿用都不用愁。

     冯女士告诉记者,她母亲与谢某爱人是单位同事,与谢某相识了十多年。在母亲的介绍下,冯女士与谢某结识。冯女士一直和公婆住在一起,所以很想买一套房子,但苦于手头紧张。当谢某提出帮她买一套特惠房时,冯女士自然感恩戴德。但冯女士留了一个心眼,不但每次付钱都要求谢某在收条上签字,而且还偷偷进行了录音。记者查看这条收条发现,谢某先后8次收取了冯女士的钱款,从几千元到几万元不等,名目分别有安居房款、柴间款、水电安装费、房产证费、简易装修费、送礼费、摊派费等,总计75998元。

     冯女士觉得,反正母亲和谢某是老交情,就算买不到特惠房,谢某也肯定会将钱款还回来。可让冯女士没想到的是,谢某居然失踪了。

     据介绍,谢某所说的特惠房性价比超高,一套位于市区黄金地段、130多平方米的房屋仅需十几万元。为了取得受害人信任,谢某经常带着受害人前往市区一些楼盘,指着未有业主入住的新房称,“这就是你买的房子”。为了蒙蔽受害人,谢某又说,这些房子都是通过关系才订到的,所以必须暗中交易,不能让其他人知道。为了抢到房源,许多来自中低收入家庭的受害人,不惜四处借钱以凑齐购房预付款。

     “被骗走的七万多元,两万是家庭的所有积蓄,五万全是借来的,现在都不知道怎么过年。”说到这里,冯女士欲哭无泪。

留下重重迷雾

     就在受害人向临川警方求助时,谢某的儿子小周在临川公安分局内张贴了一张寻人启事,寻找的人正是自己的母亲谢某。

     寻人启事称:谢某,71岁,身高约1.5米,2014年12月17日上午离家,至今未归。上身穿深红色外套,下身穿黑色裤子。有知道其下落者,可速与家人联系。

     按照启事上留下的电话号码,记者与小周取得了联系。据介绍,他是从父亲口中得知母亲失踪的,四处寻找无果后,又见母亲当晚未归,家人随即向警方报案。“什么也没交代,就一走了之。”小周说,母亲失踪前,他从未听说母亲欠人很多钱。

     谢某的爱人周先生向记者详细介绍了谢某失踪前的情况。2014年12月17日,谢某没有回家吃午饭。下午1点,周先生打电话给谢某,询问怎么不回家吃饭。谢某称在外面吃,而且说:“我不回来了,要去寻死。”周先生劝慰谢某说:“你别乱来。”谢某称自己“在外面借了好多钱”。在获知谢某债台高筑后,周先生说:“你唯一的办法是投案自首。”挂断电话后,谢某再无音讯。

     年迈的周先生系一名靠轮椅代步的下肢残障人士。周先生告诉记者,由于无法自由活动,谢某在外从事的活动,他此前一无所知,也无法知晓,也没有一个受害人对他言及帮忙买房或找工作一事。如果事先知道谢某的所作所为,他一定会坚决制止。

     至于谢某为什么要那么多钱,周先生表示不知情,但同时透露谢某时常会买彩票。面对上门讨说法的受害人,周先生一一认真做了登记,并建议受害人向警方报案。

     有受害人介绍,谢某失踪前还试图骗钱。冯女士告诉记者,失踪前一天,谢某找到她索要九万多元购房余款,冯女士表示“一手交钱,一手交新房钥匙”,谢某无法提供钥匙只得作罢。

     而在失踪当日上午,受害人罗女士还与谢某电话联系过。据罗女士介绍,2014年12月16日,她就谢某有关系买到特惠房一事,向一个朋友求证,而这个朋友也与谢某熟识。这个朋友的回答是:“不可能吧,她都那么大年纪了。”

     第二天上午8点,谢某打电话责怪罗女士:“你还到处告我的状,我今天就把钱还给你。”两人约定,当日下午2点在市区新华书店附近还钱。罗女士等了很久,一直没等到谢某。罗女士于是开始打电话,一直打到当晚10点,打了30多个电话,谢某的手机始终关机。当晚,罗女士通宵失眠。次日一大早,罗女士赶到谢某家里,看到了多名受害人正哭成一团。

     目前,警方仍在对此事作进一步调查。

晚报记者 赵静波



  
二维码

下载APP 随时随地回帖

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 QQ登陆 微信登陆 新浪微博登陆
加入签名
Ctrl + Enter 快速发布